祝飞小说
  1. 祝飞小说
  2. 女频小说
  3. 橙黄橘绿时
  4. 第13章 远远风(13)(1/2)
设置

第13章 远远风(13)(1/2)


 孙施惠回到包厢,连连道歉,说家里急事,他恐怕得先提前走了。

 席上的人都知道孙开祥病中将养,孙施惠又不是那一类会跳票人的主,反正桌上都到尾声,主客也就放行了。

 孙施惠双手合十朝诸位,说这回不算,下回他再请。

 吟吟笑意地出了包厢,跟服务生签账的空隙,手里还端着从席上拿下来的一杯茶。

 太烫,他吹着喝,也一口喝不下去。干脆端着走了。

 孙先生临走前,交代:杯子,下回来还。

 *

 汪盐早上起来,来例假了,痛经实在难熬,下午从公司提前回家了。

 吃了颗布洛芬,在床上躺了老半天。

 汪敏行歇假在家,问姑娘怎么了,也只说肚子疼。老父亲领会,给她泡了点红糖水还冲了个水捂子。

 又问她晚上想吃什么的时候,汪盐剑走偏锋的古怪胃口,“咸菜鸡蛋汤。”

 话没问说完,孙施惠要司机送过来的东西就上门了。

 司机没多言,只说孙先生让送过来的。

 汪敏行把那些肉、瓜果全搁到厨房流理台上,再告诉房间里的盐盐,是谁送来的。

 床上的人充耳不闻地在玩手机,汪敏行试探地来了一句,“你们这些年都没传过绯闻呀?”

 汪盐对着手机,头更疼了,有气无力地回复:“汪老师,您的词还真古早。”

 “那肉怎么办啊?”

 汪盐没好气,“或者你可以给他送回去。”

 “我高兴的,他反正毕业了,我还怕吃他几斤肉不成。”

 汪盐替爸爸记着呢,“您那时候也没少吃他的。”

 爷俩斗嘴,唯物且辩证,“那是那小子成天犯事,他爷爷请我吃饭。”

 “反正吃了就是吃了。”

 汪敏行不大明白,“你今天怎么了,倒帮他说起话来。”

 汪盐:“全天下只剩最后一个他,我也不会帮他说话。”

 说烧晚饭的汪老师,天都黑了,心血来潮翻到一部老电影,两个多小时才看完了。

 后头就是陈茵回来了。

 叽里呱啦一通,汪盐只听到外面老两口忙乎起来,她也饿了,爬起来要饭吃。

 陈茵瞪她一眼,“你望望你那个样子哦,脸白得跟纸一样。老跟你讲,这些寒凉不能受,女人最不能受冷。我养你那会儿……”

 “饿了,晚上吃什么?”

 “你爸爸在切羊肉呢,正好家里还有些黄芽菜、粉丝。你再外卖叫点什么呢,我喊施惠来吃夜饭。”

 汪盐本来就晕乎乎的,身上穿得一套摇粒绒的居家服,还嫌冷,份外披了毛毯子。

 “你喊他过来干嘛?”

 “人家送了那么多吃的,不值当喊一顿?他那么晚还在开会,辛苦嘛辛苦死了。”陈茵怪盐盐,不要学得跟你爸一样,能耐没几分,眼睛倒是往头顶上长。

 汪家爷俩日常躺枪。厨房里头,汪敏行即便挨批了,也还是向着老婆,朝陈茵,“你女儿八成又跟那个臭小子吵架了。就不懂,这么合不来的两个人,反反复复的来往图什么?”

 陈茵在拿阳台上灌好留着过年吃的香肠和腌了风干的刀鱼,准备蒸的蒸、炸的炸,弄点下酒菜,一股脑全丢给丈夫弄了,“哼,图什么?有些人就是拎不清,识人不够,到底哪个适合她哪个不适合她,她一点没晓得呢。”

 汪盐要笑破大天了,“妈,孙施惠才是你亲生的吧!到底谁眼睛长在头顶上,是你不清楚还是我们不清楚?”

 “他眼睛长在头顶上,还能看到你就够了。”陈茵不想提别人,也不想这个节骨眼上和女儿吵架。她知道当初是她武断地不接受盛吉安,伤了母女情分,可是陈茵就是当这个恶人了,盛家那样的境况,泥菩萨难保,凭什么要她把独生的女儿送过去赌,赌他盛吉安能凭自己再出人头地。

 果不其然,没多久,盐盐和盛吉安争吵不断。真真应了那句话,贫贱夫妻百事哀,况且还没成夫妻。

 盛家那小子是自己要和盐盐断的,怪得了谁,怪就怪他自己,也知道朝不保夕的日子,养活不了爱情。

 而孙家,知根知底,陈茵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虚荣。因为她知道这份虚荣不是无本之木:孙开祥一向公然地夸盐盐识大体,他们家情况也特殊,上头没公婆。有个琅华,算是姑奶奶,但到底不是关起门来一个锅里吃饭的。况且,施惠不是个软面的人,家里那些事,男人识得清比什么都重要。

 这些日子,一来二回的,陈茵看得出来,孙家有这个意思,施惠更没反对,甚至倒有点积极。

 且不管少年时候小打小闹合不合得来,这结婚过日子,往长久论,拼得还是家庭和人品。

 陈茵私下和丈夫争较的,孙家论家庭和人品,哪点委屈你姑娘了。

 眼巴前,陈茵自然不能说什么婚嫁的事,只说一点,“有的人看着好性情,可他的好因时因地,保不齐一个晴天霹雳,穷相就下来了;有的人看着孤僻不合群,可他的话只朝想说的人说。脾气不大好是吧,但你一年四季,喊个疼喊个饿的,他总能招呼你。盐盐,过日子归根究底,是你要能找到配合你疼你配合你饿的人。”

 汪盐权当耳旁风,说有人是孙施惠的毒唯。

 陈茵当然不晓得毒唯什么意思,只反将一军,“我和你说谈婚论嫁的人呢,你扯施惠干嘛?”

 “……”汪盐痛经加气不顺,其实很想毁了一个毒唯人的全部。她恨不得告诉妈妈昨晚发生什么了,就你的爱豆,他和我谈交易啊,他还……

 算了,汪盐一天的心理建设,就当被狗啃了。

 汪盐趿着毛拖鞋去客厅看电视了,陈茵让她点外卖她也不听。

 陈茵:“你点不点,你别忘了,你现在也该交生活费的啊,有本事你别吃,把手扎起来。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