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飞小说
  1. 祝飞小说
  2. 女频小说
  3. 橙黄橘绿时
  4. 第18章 远远风(18)(1/4)
设置

第18章 远远风(18)(1/4)


 孙施惠没有在开玩笑,他是当真要趁夜过去。

 生意人的秉性,签字盖章前,一切变数皆为命数也是活该。

 汪盐看着他提溜着她的拖鞋,嘴上不言,却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。

 不多时,她问他,“你拿什么说服我妈?”

 孙施惠毫不介怀地轻松上阵,“你点头了,就是我最大的筹码。”

 汪盐不作声。

 孙施惠曹阿瞒又上身了,“汪盐,你别说你刚才闹着玩的啊?”

 “我没有闹着玩。我也不要你出卖祖宗的那套老宅,就你爷爷分配给你的已婚置换金,我得一半,有什么理由拒绝呢?我可能干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些钱。年而已,年以后我不过才十岁。”

 十岁的都市女性,生命才刚刚开始。“看你们家琅华就知道了。”

 汪盐如是说着,孙施惠浅浅的笑意,站在她床边,“我有必要提醒你,年期间,你任何毁约的行径,都得不到你要的钱哦。”

 汪老师家的女夫子说教却从不迂腐,“你放心。非必要我不会提离婚的。当然,如果有人让我实在难以忍受了,法治社会,也没有离不掉的婚。”

 “是谁说世上总有例外的。婚姻总要迷信的。”

 “跟你学的,客观唯物点没什么不好。起码账算得清楚。”汪盐也就这方面差点了,她每个月工资也不少,偏七七八八的感性消费占了大头。

 陈茵时常挂在嘴边的话,别人有都是假的,只有自己有才是真的。

 这世上百转千回,最后,活得还是自己。穷什么别穷自己。

 所以,汪盐也不是这一时一刻才客观认可孙施惠这样的谨慎、算计的。

 他只是太清楚,无条件相信别人的代价与后果。

 “账算得清楚的前提就是,汪盐,你得一条一项跟我约定好了。白纸黑字、签字画押。”孙施惠教她。

 汪盐却不置可否,“不急,我也不怕你赖账。”

 “你拿什么信我?”

 “拿你孙施惠的名号和脸皮。”

 某人笑了,“我以为你要说咱们二十年的交情。”

 “二百年的交情也抵不过你自己重要。”

 孙施惠闻言这一句,面上一寡,认认真真看着汪盐,手上提溜着的一双拖鞋,一只、一只地跌到地板上。

 汪盐也不理他,只催他走。什么事,明天天亮了再说。

 孙施惠却当着她的面,掏出手机,就在电话接通那一瞬,汪盐听到他喊对方什么,下意识地起身扑过来,想叫他不要发疯,这个点过去,他且等着被骂吧!

 孙施惠瞅准了汪盐过来,身高腿长的优势,一只手逮猫猫的稳狠准,从她腰后圈住她,连同她两只不安分的手臂,把她整个人扪在怀里。另一只手在跟师母打电话,说他家里才散席,师母和老师方便的话,我想过去解释一下,盐盐和我一起去。

 “顺便想征求您二老的同意,我想和盐盐结婚。”

 汪盐整个人傻了,她以为她算了解孙施惠的了,没想到他这么疯,有些话对于别的男人来说,要比一座山都还要重的,他轻飘飘说出来了。

 那头回了句什么,孙施惠囫囵地说了声好。

 挂了电话,他便催汪盐穿鞋子。

 “你非要现在这个时候去撞我妈的枪口吗?”汪盐怪他太急功近利,又说他根本不懂家长里短那些鸡毛蒜皮的重要性。

 妈妈当真在孙家受了什么气,孙施惠这个时候去,就是去送“死”的。

 从前,汪盐领着盛吉安上门,只是周末天,来和陈茵打个招呼而已。陈茵自始至终没从麻将桌上下来,汪盐太知道妈妈那些冷落人的招数了。

 孙施惠非但听不进去,反过来揶揄汪盐,“你是觉得我这两手空空地去提亲,跌你面了?放心,该你有的礼,一个都不会少,盐盐。”

 他再催她,穿鞋。

 汪盐一面性子急,一面抱怨他,“我脚跟破了。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