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飞小说
  1. 祝飞小说
  2. 女频小说
  3. 橙黄橘绿时
  4. 第36章 家家雨(16)(1/2)
设置

第36章 家家雨(16)(1/2)


 汪盐早春第一套礼服贡献给了赴宴。

 削肩膀的人塞进一袭灰白调的纱质长裙,腰封是条烟蓝的长纱点缀,很简单地一记结扣。

 孙施惠换装好了,再进来的时候,汪盐在抽出的一排抽屉里选配饰。

 某人站到她身后,透过镜子,打量她。却给她意见,“不戴更好看。”

 汪盐回头,他郑重地点了点头,也伸手,左手虎口握成个圈,来替她拢头发,形成一个低低的马尾。“就这样已经够了,再多,就俗气!”

 汪盐乐得轻松,把抽屉一一归回去,“正合我意,你只要不觉得跌了你的面子就好。”

 孙施惠笑得松泛,“你还真以为物比人贵?”

 “是我以为你以为。”

 “什么你以为我以为的。”孙施惠一口全给推翻了,“你和她们不是一类人。你穿得货真价实的好看就够了,不要学冯家那一屋子女人,一出场跟个移动首饰铺子似的。”

 汪盐耳上只别着一对耳饰。听他口里的话,讥诮人却也觉得很好笑。

 她没和冯家往来过,甚至在孙施惠这些年的联络日常里也没听他说过。

 但看两家的交情却是不浅。

 “是不浅。”孙施惠长话短说地告诉汪盐,冯家和孙家三代交,生意伙伴也是联络伙伴。因为父辈多是男儿,到了孙施惠这一辈又是。因此,没结成那倒霉催的亲家,额外一个琅华又并不买账冯家那几个歪瓜裂枣的男人,等于两代同他们家结仇了。“所以,你去,她们那几个老嫂子说些什么,都不要放在心上。这种事情上,你得学琅华,要么我不开心要么别人不开心,总要选一个。”孙家的行事风格就是,我反正不能不开心。

 汪盐嘲讽,哪怕穿上高跟鞋也得稍稍仰头看他,问孙施惠,“这么说,你还是有喜欢琅华的时候的,对不对?”

 “我喜欢她什么?二百五,炮仗筒子,不长脑子半个头上,由着一些小人小心去唆摆她。过了年也四十了,她还整个一个十五六的脾性。”

 汪盐成心要眼前人气上加气。他要宋阿婆回来也是,汪盐劝不住便说反正是你的家事,我不多嘴了。“我反而不讨厌琅华,这样娇纵几十年,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命。”

 她只是没活得透而已。能这样娇纵一场,也是人生恣意。

 早年没了哥哥,失了父亲一半宠爱,半路又折腾回来一个侄儿。饶是孙施惠铁一般的嘴,汪盐也瞧得出,他很清爽,家里这些枝枝蔓蔓的口角影响不了他在外头维护琅华的心情。

 得这样一个哥哥的延续,他骄傲固执,冷面冷情却未必冷心。于琅华,未必不是福报。

 “你会护着自己的姑姑的,对不对?”

 “对什么对。”某人强硬,“人活一世,都指望别人替你了,这叫自私自利。”

 话短情长。孙施惠语毕,汪盐有一时是阻塞的,言语以及思绪。

 她很想问问他,可是有时候女人一时碰壁的软弱就是会希冀这种“替”啊,不想选择不想思考,就想着你能替我做决定。

 这种“替”,并不是自私自利,而是需要你。身与心,都具备安全感地托付与你,终极,她们需要的是一种情绪价值。

 琅华是,汪盐也不能免俗。

 *

 冯茂辰父亲是冯家长房,他们家关起门的事更是几大缸都作不下。

 冯老爷子前后娶了两任妻子,老大老二是原配妻子所出,小三子是续弦所出。

 那续弦比老爷子足足小了快二十岁。那小三子好像还在上大学,而冯茂辰这个侄儿辈已经进第四代了。

 老爷子前些年去了,遗产分割还请了孙开祥来坐镇。

 如今冯茂辰这一脉出来单过,买了一套小洋房,趁着女儿百日礼,正巧请相熟的朋友来顺便暖房行个乔迁礼。

 夜里落了一阵雨,上午十点多天光才熹微透亮。

 孙施惠开车,特地把车子停地有点远,避让那些扎堆的车子。下来的时候,微风抖擞香樟树上刚刚抽芽的叶子,簌簌一霎飞花雨般地落在汪盐头发和肩上。

 鞋子也是新的,羊皮的底子,根本禁不住这地上青砖拖沓的水渍。

 他们二人已经下来了,孙施惠到底男人,眼明心也未必跟得上的细,只问汪盐怎么了。

 “鞋子估计要报销了。”汪盐心疼。

 某人这才领悟,要她上车,他们再倒回去。

 可是一转眼,后头又有车子徐徐过来,这一程,不等到散席,这一片的车子且不会少。

 汪盐才犹豫着往前走呢,孙施惠走到她前头,背朝她,说背她过去。

 “不要。”

 “你不是心疼鞋子?”

 “我心疼……”

 “少废话吧。”

 孙施惠站在她前面,看她不响应,干脆来拖她的手。

 后面的人多少觉得洋相,“不要,人家会笑话死的。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
;